maobester

大概是个写文的_(:з」∠)_懒癌手癌晚期,倔强如我已经放弃治疗_(:з」∠)_静如瘫痪动如癫痫但是绝对不咬人,欢迎来玩ヽ(〃∀〃)ノ

试图把lof当朋友圈用【不是
@木竹初 为我们今天的逛吃干杯!!!(话说你要是不吃我安利你就完了
把段子甩过来 那个文我会写哒不会坑哒!


三个人退隐江湖之后过上了每天吃饭睡觉泡泡脚修身养性的老年生活,知道的是经历了生死珍惜这种生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三人团购出家了呢。
解雨臣担心他们仨在一块呆时间长了都被小哥传染老年痴呆(胖子语),时不时就要拎着点儿东西检查一下痴呆三人组的生活质量。
那天他大包小裹的推开门,还没等出声,就听屋里传来一阵大呼小叫:“又来?!!小哥你将死我几回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真你不行啊体力智力都被压制啊?”
解雨臣抽着嘴角走了进去,只见吴邪和张起灵面对面坐在床上,胖子躺在他俩中间掀起上衣露个肚皮,就着肚子上的划痕在上面摆了几个象棋。吴邪听了嘲笑头都没抬一巴掌按在胖子肚皮上。
“闭嘴你个死胖子!棋子都让你颠掉了!”
“哎呦我操吴天真你个没良心的!老子躺平让你们玩儿你他妈这么对我?!”胖子腾一下坐起来冲着吴邪拧鼻子瞪眼,眼瞅着就要互相薅头发了小花儿慢悠悠开了口。
“咳,玩儿的挺好啊各位。”
“哎呦花儿爷!!”胖子一溜烟从床上凑了过来“又来看我们孤寡老人啊!”
吴邪接过解雨臣手里的东西冲胖子翻了个白眼:“去去去啊,我这次没让小花带多少烟,你别想了。小哥过来搭把手把东西放起来。”
还坐在床上的人这时才动起来,帮吴邪分了一半东西然后冲解雨臣点点头进了后屋。
“胖…胖子??”就这一眼吓得解家当家当场结巴。
“看出来了?不愧是花儿爷。”胖子从解雨臣兜里掏出一盒烟熟练的点起来:“小哥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不过也就咱们这些晓得他啥样的才能看出来他是笑了吧。”
“谁知道当年的哑巴张现在还能这样呢……”解雨臣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盒烟扔给胖子。
“是啊,我和天真养了多少年才养出来的儿砸嘛,成果可喜。”胖子惬意的吐出一个烟圈。
“不过就是小哥开始笑了之后,吴邪再也没法赢他象棋了——”眼看着吴邪要回来了胖子迅速掐灭手里的烟并且迅速把烟盒藏进裤兜。
“美色误人哦——是不是呀花儿爷?”胖子斜着眼看了看推门进来的二人,语气调侃一如当年。
“可不是嘛。”解雨臣眯着眼笑了起来,眼角的泪痣迷人得不行。

摸鱼途中过来转一发( 希望兔头不要啃我

木竹初:

七夕快乐!817快乐!一起组团吸猫吧~(*^▽^*)~

社团活动害人啊——

 @杜聪 baby我来交作业!!!一不小心爆了字数多以还有一个3才是结局!!一个不好笑的相声送给您,一个不甜的小甜饼也送给您!QWQ

然后!然后我上网找了一些浴衣的图!下面两个我脑补着他们俩穿的!蓝色大伯白色大田,就蜜汁好看呜呜呜。


不甜不好吃请多指教!!

ooc我的!甜都是他们的!

1.

论觉醒家谁最能搞事,秦子墨同学如果称第二,秦奋一定会揪着领子把他扔进第一的坑里,然后填好土,踩两脚再浇点水,双手合十真心实意地许愿明年长出来的是一只乖巧的好咸鱼。

 

一天不皮浑身难受呀奋哥。

咸鱼墨墨扑腾着在觉醒众人的镇压下四处逃窜,小奶音落在飞快逃跑的身影后面,黏黏糊糊可爱得紧。

 

新的一天需要新的搞事。深谙此道的秦子墨开始了新一天的搞事之旅。

 

事情起因真的是非常单纯了。我们热爱搞事的皮皮墨同学在听说学校社团拍宣传没有合适人选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两个形象美气质佳的哥哥给卖了出去。

 

哎呀不用担心!我那俩哥哥长得帅心肠好还宠我!一定会答应的!皮皮墨信誓旦旦地和社长打了包票。转头回了公司就一头扎进秦奋怀里瑟瑟发抖。秦奋托着打开的沙拉两手举过头顶生怕这毛孩子一个抬头把自己仅有的口粮掀翻,眼看着秦子墨越拱越使劲沙拉命在旦夕,秦奋一顶肩把他怼了出去,一边迅速往嘴里塞菜叶一边一脚踹开又要凑上来的秦子墨,灵活躲闪了几次之后终于放弃黏糊政策的秦子墨趴在桌子上看着自家哥哥两三口吃干净了沙拉正准备找纸擦手的时候,立马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从他瑶哥包里搜刮来的纸巾:“奋哥!用纸巾!”

 

秦奋皱着鼻子挥了挥手:“别整没用的啊秦子墨,说吧,是不是又把谁手办摔坏了,告诉你啊限量版我帮不了你。”“我没有——”秦子墨噘着嘴满脸委屈:“就是我们社团最近要拍宣传片啦,需要两个气质成熟的模特,可是我们都是那种小鲜肉成熟啥的emmmm你懂啦奋哥!!帮个忙好不好啦~”

 

“...小崽子你说谁不是小鲜肉呢,找我帮忙还要拐弯抹角说我老是吧???”秦奋一把抓起蹲着的秦子墨开始疯狂撸毛,瞬间变成静电小黑兔的秦子墨在噼里啪啦声中狠命扑腾着挣扎求生:“哥——哥我错啦——要秃了奋哥!我乌黑亮丽的秀发——!”

 

看到手里成功炸起来的小脑袋秦奋满意地收了手,秦子墨嘟嘟囔囔的小脸逗乐了秦奋。其实也没想着不答应,秦奋本来就疼这个小皮兔,再说不过是拍几张宣传照而已,自己这张帅脸怎么说还是足够的。想了想就抬手把秦子墨头发捋顺,在拍了拍他刚才跪地上沾的灰,满意地看到炸毛黑兔变回自己的帅弟弟之后秦奋笑眯眯地应了下来。

 

“我去可以,不过另一个’气质成熟的’,你自己搞定啊。”

 

“老韩!一顿新疆菜外加一箱啤酒!!!”听了这话秦子墨眼睛亮亮的冲着秦奋背后喊了出来。

 

“成交。”韩沐伯从秦奋身后伸出手拿过桌子上的水杯然后晃悠悠的离开,从头到尾没一个多余动作。

 

cool的bro。秦子墨赞许地冲着韩老师的背影竖起大拇指。

 

我是不是太好说话了...

 

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无偿劳动的秦奋同学正要找同是姓秦中人的秦子墨好好谈谈人生的时候却发现罪魁祸首早就逃离犯罪现场跑去乖乖训练了。

 

秦子墨,一个勇于搞事并且总是能全身而退的孩子,今天依旧靠着机灵和直觉好好地活着。

 

角落里,靖佩瑶和左叶弟弟缩成一团。

 

“奋哥...真的白痴美啊。”

“恩,白痴美,挺可爱的。”

“瑶哥...?!!”

 

2.

“秦子墨,你哥已经27了。”

“恩恩我知道呀。”

“27,是一个成熟,稳重,有担当的年纪了。”

 

秦奋扯着自己的衣领冲着乖巧状帮自己系腰带的秦子墨用气声呐喊:“不是穿着这个对着一群小孩儿出卖色相的年纪了!!!”秦子墨仗着秦奋在外人面前舍不得教训自己嘚瑟得不得了:“哪有啊奋哥——你穿可好看啦,宽肩窄腰翘臀大胸呜呜呜——!”秦子墨被秦奋悲愤地捂住了嘴,顺带着把鼻子也捂了个严实:“我还是先闷死你吧我!”

 

“回去再打吧老秦,到时候一起。”韩沐伯从门口走了进来,把已经开始咸鱼扑腾的秦子墨从秦奋手里抢救回来,拎在手里扔出门口,动作一气呵成自然流畅,一看就是经过多次实战演练的结果。回头看了眼秦奋又冲准备走的秦子墨嘱咐了一句:“你们那个什么妆娘不用过来了,直接准备拍就行了。”“wow韩老师~素颜上阵很敢嘛~~”一连串荡漾的波浪线被关上的门怼回了秦子墨脸上,毫不留情。墨墨委屈,但是墨墨不说。

 

“ho——老韩啊!!!你咋这么好看!!!”韩沐伯还没等转身就被秦奋从后面搂住了肩扭了过去,毛乎乎的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黑黑亮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某种娇憨的小动物:“可以啊美少年!”“你也美你超美的。”面对兴奋jpg.的秦大田,韩沐伯毫无灵魂地商业吹了一波,抬手揉了一把秦奋尚未造型的头毛。

 

其实秦奋是真心实意的在夸韩沐伯。

 

秦子墨给他们俩的衣服是浴衣,秦奋只在漫画里看到过这种服装,穿上还是头一回,这种轻薄的布料和样式让秦奋总是觉得不太习惯,下摆的开叉更是让他不敢动作,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摆出梦露的pose防止自己走光。更过分的是秦子墨像不怕死似的把他胸口的领子开的很大,上下都凉飕飕的感觉让秦奋没法欣赏自己的模样。

 

不过韩沐伯完全不一样。

 

刚好撑起衣服的肩宽,微微敞开的领口露出因为太瘦而显得尖锐的锁骨都让韩沐伯把浴衣微妙的色气和冷清完完全全地展现了出来。深蓝色的浴衣显得韩沐伯的皮肤带着一种奇怪的透明感,一抬手宽大的袖子就滑到手肘,和普通男人比起来稍显细弱的手腕看起来有一种禁欲的美感。

 

秦奋不禁往下瞄了瞄,一个没忍住吸了口冷气,接着光速蹲下研究了起来。

 

韩沐伯穿的是和秦奋一样的木屐,脚背上几根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他脚踝上不知道让谁绑了一圈红绳,随着韩沐伯来回走动若隐若现地在衣服下摆起伏间刷新着存在感。瘦削的脚踝骨堪堪挂住了红绳,一个小小的金色铃铛垂在一旁,仔细听的话那一声声清脆的声响简直是敲在秦奋的心上。

 

“这个...这个...我的妈呀老韩...”秦奋蹲在韩沐伯身边,伸着食指戳弄着红绳。从韩沐伯的角度看来就像是自己身边挨着一只乖顺的金毛,偶尔还要撞一下自己彰显存在感的那种。

 

实在是被弄得痒了韩沐伯忍不住揪了揪秦奋头顶上竖起来的一小撮头发:“秦大田你上瘾了怎么着?”秦奋抬了头可怜巴巴地噘着嘴,大眼睛弯了个小小的弧度:“你穿着比我好看。”

 

看着这个无比臭美的人韩沐伯哭笑不得:“一首《你在我心中是最美》送给您?”说着也不管秦奋愿不愿意,弯下腰抓着胳膊就给人提了起来。秦奋一抬头就是韩沐伯张开的领口,里面的景色一览无余。

 

“......老韩,你听我说一会出去不要弯腰啊!?”秦奋七手八脚把韩沐伯衣领捂了个严实,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犯了罪。韩沐伯一把拍开扑腾的爪子,正了正衣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整呢没用的干啥。”

 

秦奋还要说话,屋外秦子墨的奶音传了过来:“奋哥伯哥——准备拍照啦!!”

 

韩沐伯推开了门回头冲秦奋一伸手:“过来,地上苔藓多小心摔了。”

 

“我一大老爷们儿,整这没用的干啥。”秦奋一把拍下韩沐伯的手大步踏了出去,原话怼回去什么的,解气!秦奋乐颠颠的冲亭子中间的秦子墨跑了过去,木屐敲在石板上轻快干脆,白色的衣角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我是不是太宠他了。

韩沐伯揉着手冲着一路小跑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表情管理。

不过看在他好看的份上就算了。韩沐伯把手缩袖子里,弯着眉眼迈开步子跟了上去。木屐的声音渐渐重合在一起。

......奋哥你真应该回头看看韩老师的表情。

小咸鱼一脸淡定地迎了上去,内心疯狂刷着弹幕。

父母爱情发糖了,瑶哥弟弟你们在哪儿啊——单身墨墨需要你们——

朋友,你们知道友衰远距离么………
你们去看看好么…
我看有人说泊秦淮是友衰远距离…我要疯了……
朋友们,友衰远距离了解一下?

woc………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意念艾特大伯…同人文了解一下!!!!(求求你闭嘴)

找了些浴衣资料发现……咋这么好看…………韩老师!!!!求您了!!!求您穿一次好么!!! @杜聪 您是个天才…!!!!赞美您!!

?????没想到居然是大田督促大伯收拾屋子…
那喜欢里我写老韩主动收拾屋是不是ooc.!!!我是不是得改一下!!(你快闭嘴)

少年,愿你意气风发,不惹尘埃。也愿你滚滚红尘,逍遥自在。
最后    我们在家等你。


如果你们不嫌弃…可以找我点文…
反正我没别的本事了
(小声bb)
如果没人点,我就过会再来问问。

人格独立,不依不靠。
永远不受影响,即使距离再近,心里也永远有自己的一片森林。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我爱的是 你坚持的位置
你脚下的土地。

刚刚弟弟背文学常识,突然提了一嘴门神的名字。我顺口一句神荼郁垒。说完就被弟弟拽着讲故事,我懒得说就给他百度了一下让他自己看着玩,结果我弟问我怎么知道这俩人的…

这不废话么你姐还有个这俩门神的巨坑没填呢能不记得么(心虚逃跑)